小城故事

栏目:文化 来源:黑龙江金融网 时间:2019-09-28

     飞往羽田机场的飞机上,看了半本《医生的修炼》,身体是疲惫的,心智却也静不下来好好睡一觉。夜幕降临,隐隐约约看见一颗两颗的星星,合上书,认真的放空。身旁是个二次元小妹妹,有一叠候选的彩色贴纸,把玩着各种工具,认真的做着手贴,正当我多余的思考着小妹妹的二次元,突然间窗外绚丽无比,是东京的夜景,浩瀚明亮如流淌的星河。我靠着椅背,歪着头,半睁着眼欣赏着。脑海里蹦出一句话:你以为离不开自己的,其实是自己离不开。自从看到这幕星河,那静不下来的心智反而集中起来。

    高崎是座偏僻的小城,从羽田机场兜兜转转也要2-3小时才能到。还记得四年前第一次来这座城市的自己,拎着一个拉杆箱,走进一家很小的店,饥肠辘辘。语言不通,店家给我做了一份烤鱼定食,一直看着我吃,问了8遍好不好吃,语言无法交流,我一直回应着“thankyou”,对新生活的思绪万千被醇香的烤鱼完全打断。第二日去市政厅办居住卡,路过一条两旁是樱花树的主街道,机构同行的日本阿姨驻足良久,跟我说“你看,美不美?它们只会出现一星期呢,你快看看。”仰头一望,确实很美,樱花瓣随着风飘扬,落在地上像积雪一样。那时我从不相信这样的场景只有七天。现在回想,年轻人最不相信的是“时光一去不复返”吧,最相信的是“明天会更好”。也必须是这种信念,才能启发新的人生吧。不然所有的人都珍惜眼前了。

     也还记得四年前离开这里的自己,还是拎着一个拉杆箱,坐上直达羽田的大巴,虽然只有短短7个月,却总觉得自己开始不了新的生活,新的岗位。后来在广州的生活,的确一发不可收拾,忙碌得不可开交。有的时候会偷偷想,这会是人生最忙的几年么?不过看着也打转转的旁人不敢下定论。

     两年前又来过一次高崎,特意选了樱花盛开的季节,去市政公园认真的观赏了樱花,那里有一条河,樱花瓣飘在水面,温柔的流动着。脑海里还记得“只有7天的美”,分外珍惜眼前看到的樱花,恨不得记忆一辈子。

     说到一辈子,高崎给人一种安分的感觉,这座完全排不上号的小城,人口高度老龄化,民风淳朴,没什么名胜古迹,没什么人间奇景,特产是魔芋,荞麦面和不倒翁。安分,刚好来自于什么也不起眼但是存在着的那份踏实。走在狭窄的街道,会偶然听到猫狗的声息,会听见路人互相打趣,这样的存在感比充满脚步声的东京实在很多。

   算是寻回心底的安分,溜达着现在的自己去到了四年前熟悉的一些地方。

     1.荞麦面:高崎盛产荞麦。荞麦面是种看上去平淡的食物,我一直钟爱有佳。不同荞麦面皮的新熟成分多少,不同面汁的熬煮长短酱油深浅,再加上季节性很强的饭菜小食。这些不确定的组合,多么像一个人平淡无奇却曲曲折折的生活。高崎车站有家信洲荞面馆,店里演奏着打面歌(有的时候会交杂着爵士),服务员大多是上了年纪的阿姨。穿着深色的制面衣,妆容淡雅。点餐的时候会详细的确认再三,然后小跑着离开准备餐食。上了餐,再次跟顾客确认,然后迅速离开。厨房不时传出瓷器叮当和阿姨们的交谈,配合着打面歌,即使是一个人吃面也觉得热闹非凡。吃冷荞面最后上面汤,阿姨几乎是跟着最后一根荞面咽下去的节奏把面汤壶在最佳时机送上来。这个时机和面汤的热度简直温暖人心。常常贪心点餐过量,但是一定会尽力吃完,因为这些阿姨然后我想起家中的爸妈,一定舍不得扔掉任何自己做出来的食物。

      2.音乐角:在高崎车站的二楼拐角,总有发行新专辑的歌手,或者只是爱唱歌爱摆弄乐器的音乐爱好者在哪个角落认真的表演。路过的人偶尔会停下来,却很少聚集成片。我会在周末天气很好的时候走过去听,喜欢那种现场的乐器带着各种突发状况。爷爷生前会摆弄各种乐器(除了唱歌),他一直活得很开心,这应该是拜音乐所赐。

      3.购物中心的服务员:在高崎逛街相比东京好很多,有座高岛屋,还有地铁站的montress。因为是乡下地方,几乎没有游客的拥挤,服务员热情有礼,大多不能说英文,挑选和搭配衣服的时候只能用女生之间的直觉沟通。因此,常常会产生一些毫无理智但非常快乐的购物。

      4.每月剪发的店的美丽小姐姐: 每次剪头发都一边剪头发,一边用手机打一些关键词的英文确保我们能继续沟通。她说喜欢剪头发的原因是像做家务一样把乱蓬蓬的头发收拾得井井有条,而且比做家务有趣的是能够从不同顾客那里听到很多有趣得事情。如今,她还在店里,换了个发型,声音还是很甜美。

      每次到有时差的地方,总会幻想“时间的小偷”。比如,以东京的时间比广州早了一个小时,在同天飞行的时候,我“多”了一个小时;反之,少了一个小时。这样的“小偷”没什么特别的神力,要是按照来来回回算,正负抵消也没有“偷”成,要是按照当地时间比,也没有“偷”成。只能是勉强的,主观的认为多了或者少了那点“时差”。这样的时差,在生活中其实很常见,对于当下的我实属难以言状。譬如,每年回家见爸妈,说起来小时候的事情,爸妈总会兴高采烈的追忆着我小学,初中的趣事。对于我,那已经是迷糊而久远的事情,附和着谈笑风生,却难以衔接到后来高中,大学和工作以后的事。因为那以后便离开了父母,没有再一起生活。那是一种“时差”,两个时区的时差,还在继续越来越远。对于两代人来说,这是残酷而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还记得一篇文章里说过,一个人体内大部分的细胞,每7年就会新生一次,打个比方每个7年,所熟识的人就是新朋友。每次见到老朋友,都会寒暄“你还是你啊”,又或者“你变了好多”。每次听到别人说到一些老朋友现状,也会不禁对比记忆里的那个人。每个人都是时间的“小偷”,偷偷别人的,偷偷自己的,却都是些无法交易只能装在记忆里慢慢用喜怒哀乐遗忘的感情。鉴于固执的性格基因,我应该是不喜不善不能变化的人,就像抓“时光的小偷”的“警察”,人生的长河流淌几十年,对于宇宙就是一瞬间,这一瞬间可能是古老壁画上的生机勃勃,可能是路过一座陌生的村庄美丽的阳光,可能是认识一位新朋友的沁人心脾。每当这样想,总能无罪释放若干“小偷”,包括自己在内。

     短暂的重访,剪头发的小姐姐,便利店的老爷爷,街角的音乐爱好者,购物中心的服务员……安稳而美丽如同一份精致得果子,不禁让人珍惜和憧憬。生活在别处,我只是个过客,所以才这么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