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韶华好读书

栏目:文化 来源:雷锋网 时间:2019-09-18

2017那一年,我大概读完50本书,年底的时候,给自己制定了一个2018年读书目标,要比2017读的多一些。我为此做了一个excel表格,用来记录看过的书。

一年下来,看着自己这张记录单,67本已读完的,9本中途放弃不想读的,以及6本在读未完需要2019年继续的。数量上还算满意。毕竟,2018是较往年更忙的一年。

可能我有一种逆水行舟的倔强心理,越是忙就越是希望能做更多的事,越是忙就越是想看更多的书写更多的文字。以前也有过不这么忙的时候,工作没这么忙,家里事情也不这么多,但也并没有做什么,书看的也不如现在多。时间还是一秒不差的溜走了,毫不留情。

反倒是现在,虽然忙得脚不离地,却老想着在忙乱纷扰之外,能有一点独立的时间,做点自己更想做的事儿。想练书法,学画画,也想跳跳舞健健身,可这些都是需要比较多且比较整的时间。只有看书,只要不是钻研很深奥的书,对时间的要求就不那么高,所有零星的时间都可以拿来看书。

就我自己来说,一般是早起看半小时,晚上临睡前,如果孩子不闹腾的话,再看半小时。中午偶尔也会看一会儿。早上的半小时时间,最安静最清醒,用来看略微专业和深奥的书。另一部分看书的时间,集中在上下班的路上。如果是坐地铁上下班,地铁上会看一会儿,或是纸质书或是电子书或是手机app里的书。如果是骑车上下班,就一路听书,喜马拉雅里资源很多,《静静的顿河》、《悲惨世界》这种大部头,我就是在路上听完的。《红楼梦》、《金瓶梅》的名家讲说,也常是在路上听的。一边骑车一边听书,身体在动,脑子也在动,很充实很满足。

哪怕再喜欢看书的人,也会有觉得枯燥的时候。我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同一个时间段内,几本书穿插着看。严肃的、轻松的、自己感兴趣的、不那么感兴趣的,办公室里放几本,床头放几本,包里也放一两本。不同地点不同情绪选择不同的书。如果出门时包里没有书,我会很没有安全感。

我的最高记录,曾在一个时间段内同时看8本书。因为都是想看的,内容也有些是相类似的。但8本还是太多了,顾不过来。三四本比较合适。

但是当你看到一本真正心仪的好书时,就不是同时看几本书了,而是几种形式都服务于这一本书。比如纸质书、电子书、手机里、电脑里同时都有这本书,什么场景最合适什么形式的书就打开什么形式的。坐地铁时会拿出手机来看,单位中午休息的时候会在电脑上看,晚上临睡前歪在床上会拿纸质书来看。最畅快的还是看纸质书的时候,翻书时纸张的哗啦声以及在书上做标记划横线,都让人着迷。

有朋友问我,怎么来选择这样的好书呢?除了看作家、看出版社、听靠谱的推荐外,我有两个很简单的方法,一是看一本书时是不是很急于把全书看完,废寝忘食;二是看完之后是否很有兴趣去找这个作者的其他书来看。这两点具备一点,读者自己就可以认为这是一本难得的好书了。而这两点通常是并列存在的。

在我今年所看的60位作者的80本书中,就有不少好书让我有这种废寝忘食(当然没有真的忘,就算忘了吃饭,也不能忘了做饭。)的冲动,比如《刀锋》、《巴黎伦敦落魄记》、《七宗罪》、《从此以后我叫丁》、《奇迹男孩》、《小王子的领悟》、《劳燕》、《软埋》、《笨花》、《读书这么好的事》《陆犯焉识》、《树王棋王孩子王》、《去北地 再去北地》。


这是一本名不见经传的小众书,讲的是一位法国传教士来中国传教布道的半个世纪给他家人的书信,是一位群友推荐的,是我2018年读到的第一本好书。


宗教在拯救人的同时,根据教条堂而皇之的犯罪却并不鲜见。宗教到底是什么?让人思考。



小王子,是童话,却绝不仅仅是童话。




这是铁凝最好的长篇小说之一,写的是发生在她的家乡的故事。写自己的家乡,总是能写的更温暖和饱满。笨花本意是指当地产的土棉花,与洋花相对。


80本书的60位作者中,我看完一本甚至一本还没看完就想看他/她第二本第三本的,也有好几位,比如毛姆、奥威尔、张翎、方方、铁凝、张新颖、阿城、陈保平等等。


读奥威尔的书,你永远不会失望。他会写《1984》那样深沉严肃的,也会写这种轻松闲散的。虽然他在巴黎伦敦的遭遇一点也不轻松。



这也是一本与传教士有关的书。张翎的书通常都是中 外结合的,讲中国人在外国、外国人在中国的故事。

2018年其实最想多看英国文学,甚至在年初列好了英美文学主要的作家及作品,还计划暑假带孩子去英国一趟,看看还能不能找到英国作家笔下描写过的英国。由于种种原因,英国之旅未能成行,看英国文学的心也凉了大半,任务也终于没能完成。



这本属于没能看完的。能引发人思考的,常常是更难看下去的。

2019年的读书计划,除了数量上比2018要再提高一点,目标性要更明确。因此,2019年的计划要指定的更详细,并要求自己认真执行。2019年计划的主要内容:俄罗斯文学、宋史和西藏。


这两年陆续买了不少俄罗斯和前苏联作家的书,看的却很少。大部分俄国作家的书都是大部头,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很多的时间。但上个月看的一本书,让我坚定了自己这一年要将俄国文学作为主要的阅读目标之一。这本书是陈保平和陈丹燕夫妻合著的《去北地 再去北地》,写的是90年代苏联刚刚解体那年的冬天,他们去俄罗斯旅行的经历和感想。看这本书是在十二月中旬,正好是上海断崖式降温的那几天,雨接连下了十多天,湿答答的风毫不客气地往衣缝和骨缝里钻。虽然与俄罗斯铺天盖地白茫茫下的寒冷不可同日而语,但那种阴魂不散式的湿冷也是极难过的。这样难过的日子里,看二陈夫妇写的旅行日记,心里很有些共鸣。他们的描写是深刻又真诚的。彻骨的寒冷让生命和生活显得苍白,但他们真诚的态度和丰富的表达却让人能感受到他们内心的饱满和温暖。尤其陈保平对苏联文学的热爱对那片土地的熟悉,很让人感动。在这种感动下,我下了决心要将书架上的一大排俄罗斯文学好好读一读,并叮嘱自己,对待俄国文学不可以像去年对待英国文学那般始乱终弃。



这是2018年看的最后一本书。夫妻二人一起旅行各自记录,地点相同视角不同感受有异。书是再版,内容却不老旧。


我至今仍记得高二时的语文老师给我们上了一节专门讲‘苏东坡’的文学公开课。后来老师告诉我,校长觉得她讲的不好,可对我而言,那是一节有别于平常语文课的真正的文学课。我非常感谢这位老师,她为我打开了一扇窗。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是东坡的拥趸了。看他的诗词文章,也看别人写他的书,偶尔自己也写点不成样的文字表达着自己对这位世上不能无一人间难得有二的东坡先生的敬仰和喜爱。


两个月前,在中央党校任职的老同学联系我,说他们2019年有个宋史教学的计划,邀我参与其中文学和美学教学提纲的编写。我虽然很喜欢宋朝,对以苏东坡为代表的宋代文人和文化无比热爱并小有接触,但并没有系统的研究过宋史,学术水平实在有限,这么严肃的任务交给我,内心的不自信远远超过了被人认可的那点点兴奋。为了让最终交的作业不至于太难看,今年必须系统地好好埋头苦读。新买的书加上原本就有的资料,够我结结实实地啃几个月的。

 他是个极差的君王,可要论宋朝美学,却绝绕不过他去。



美,不仅体现在君王朝廷的阳春白雪中,也存在于下里巴人的日常生活以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中。


之所以想看西藏的书,原因说起来可能很好笑。2018中国好声音里青海藏族小伙子周兴才让的声音,我非常非常喜欢。他唱的《假行僧》我觉得比其他所有版本都好听,甚至超过崔健的原版。他跟周杰伦合唱的《红尘客栈》,我喜欢听才让的部分超过周杰伦的。他唱的那首《阿刁》,声音清柔,意境幽远,让人浮想联翩。据说赵雷写的这首歌里有一个很动人的故事。我没有去看这个故事,因为我自己已经构建了一个故事。我想把我心里的这个故事写出来。但自己没有去过西藏,对西藏的了解除了旅行范畴,就只读过范稳的《水乳大地》和傅真毛铭基合著的《西藏白皮书》。眼见并不能因为我心里的一个故事就真的去西藏看一看,所以只好多找些西藏的书来看。希望自己能在2019年将这个故事以短篇小说的形式写出来,不落俗套就好。


除了这三大类,我肯定还会看些其他的书。就好像语数英是必考科目,而其他的如历史地理体育也是要学的。可看的好书很多,就算为了调节主课的枯燥感,当课外书来看也是有必要的。

总体来说,2018年算完成了70%的阅读任务,2019年在更明确的计划下,希望能完成预定目标的90%。但是我看的书整体上太纯文学了。因此再给自己布置一道附加题,希望能有时间再看一点文学理论和哲学方面的书。如果这些都能完成,那2019年将是读书方面的完美一年。

期待2020的到来。

  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

— — 毛姆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